22

2011-07

馬六順:施工一線的“萬能工”

新聞來源: 局企業文化部 瀏覽次數:時間:2011-07-22

 馬六順,男,漢族,生于1941年12月,山西省天鎮縣人,中共黨員。馬六順同志是鐵四局四處三段的一名技師,從1958年入路以來,參加新線建設,轉戰祖國大江南北。到蒙古修包東鐵路;上北京建新客站;支援大西南;轉戰皖贛、津浦鐵路;睡帳篷,滾地鋪,在近三十年的新線生涯中,磨煉成為掌握十幾門鐵路建設專業技術的“萬能工”。他文化程度不高,在工作中就憑著一股鉆勁和熟練的工作技能,經常小改小革,使工程項目的材料費降到最低,省工省料省時,被同事們親切地稱為“馬萬能”。馬六順同志1988年6月入黨,1985年11月被評為局勞動模范;1986年5月被評為安徽省先進班長;1988年被評為安徽省勞動模范;1989年9月被評為全國勞動模范。
    馬六順在工作上,處處嚴格要求自己,艱苦工作搶在前,臟活累活干在前,1985年馬六順被領導調到四處三段鋼筋班當班長。鋼筋班4名男工體弱多病,還有7名女工,這11名工人負擔起合浦公路立交橋的全部鋼筋制作任務。除橋梁外,鋼筋需用量達三百余噸,鋼筋品種、型號達19種之多,班上大部分職工沒做過鋼筋活。面對這種情況,他一方面幫助班內同志盡快熟悉技術,一方面自己拼命熟悉鋼筋圖紙和下料,別人八小時工作正常上下班,他把全部業余時間傾注在鋼筋上,光切割鋼筋綁扎線一項就達1.2噸。在全班同志的共同努力下,出色地完成了任務。進入10月,合浦立交橋施工進入關鍵時刻,它關系到合肥直通線能否在年底通車,由于沒有起重工,一百多片橋梁的落梁就成為當務之急。馬六順根據自己過去曾干過起重工的實踐,主動向隊部請戰,要求承包這項艱巨任務。女工拿千斤頂干重活,這在四處也沒有先例,隊領導有些擔心。馬六順反復陳述自己的理由,立下軍令狀。他因地制宜提出改搭井字腳手架等具體詳細的落梁方案,并畫出草圖送交技術、安全監查部門審核。領導同意了他的方案,他帶領7名女工開始了落梁工作。落梁最重要的是安全,馬六順制定了安全措施,并反復向女工們講解千斤頂的使用方法和要領,親自示范。105片梁終于在他們的努力下提前一天保質保量安全地完成了。他提出的落梁方案省工、省料,共節約三百多個工天,為大橋元旦竣工剪彩贏得了寶貴時間。
    馬六順對待工作嚴肅認真、任勞任怨,從不計較個人得失。1988年冬季,312國道進入搶工期保驗交的關鍵時刻,預制廠承擔了橋面系施工,工期只有20天,別人都正常三班倒施工,老馬每天都是一個人盯兩班,在最后四天,他干脆白天、夜里三班連軸轉,工程按時完成了,他的兩只眼卻布滿了血絲。平時,在老馬眼里沒有上班、下班之分,只要工作需要,不管什么時間, 隨叫隨到。 夏天,別人在宿舍午休,他總是頂著烈日在工地給混凝土構件養生;冬天的夜晚寒氣逼人,總能看到他在工地檢查混凝土構件是否蓋好;雨天,別人都在房間里面避雨,他心里想的是剩余水泥是否清理干凈,電動機是否蓋上了,到處轉著、看著、干著。節假日,工地停工是老馬維修機械的好機會,他抓住停工的空隙為機械維修、保養,保證機械正常運行。自1980年進入淮南復線施工以后,8個春秋,在離合肥只有幾公里的情況下,他沒有逛過合肥,更不知道合肥市的逍遙津公園在哪,只知道干活奉獻,同志們給他算了一筆賬,別人一年只有三百來個工作日,老馬一年卻有四百多個工作日。當時,年輕人和老馬開玩笑:“馬師傅,80年代不興老黃牛精神了”,老馬笑著回答:“就是到了2000年,也需要老黃牛”。
    馬六順只有小學文化程度,但他深知沒有技術和知識就沒有干好工作的本領。因此,他幾十年如一日,如饑似渴地學技術、學知識,成為一名掌握幾十種專業技術的多面手,職工們稱他是“萬能工”,1988年局實行技師評聘工作,他是局第一批僅有九名被授予技師職稱的一個。憑著他豐富的實踐經驗和高超的技術,在技術革新、技術改造和生產關鍵上解決了一個又一個難題,使勞動效率不斷提高。
    1988年,312國道一座中橋制作路邊石的工程交給預制廠,按照常規,要從橋底搭架子才能施工。老馬認為傳統的施工方法既費工又費料,他大膽采用制作鋼筋牛腿焊接預留鋼筋脫模辦法,大大提高了勞動效率,把需要花三千多元才能完成的工程項目只花了百十元錢就完成了。這一施工方法被其他隊采用后,為單位節約了兩萬多元的材料費用,在綁扎合浦立交橋鋼筋時,按設計要求,骨架里的彎曲鋼筋應和骨架并排焊接,老馬提出中間鋼筋不動,把兩邊的骨架改變焊接位置,解決了在地下焊接后拿到上面套不進去,而且難綁扎、難焊接的難題。
    老馬不但是技術上的能手,還是一名修舊利廢的專家,經他手修復的機具、工具不下幾百件,在預制廠制作槽型板的緊張施工中,振動棒接連損壞,直接威脅著正常施工,廠里派人到外地買配件又買不到,廠里急得沒辦法,老馬雖然沒有修理過振動棒,但他仍接受了修理任務,憑借著他一雙靈巧的手,接連修復了23根振動棒,經他修復的振動棒還在棒頭和膠管連接處用鐵皮加固,延長了使用壽命,為廠里節約資金三千多元。他又發現預制槽型板的模板結構不合理,浪費大,就親自改制。改制后的模板既節約了角鋼,又節約了立、拆模的時間,僅此一項又為本廠節約了兩千元。在多年的工作中,他悉心收集了別人看不起眼的廢棄材料和用具,裝滿了大小十多個箱子,哪怕是一個螺釘、螺帽也不放過,他的箱子被人稱是“百寶箱”、宿舍里的“加工廠”。廠里的年輕人不愛學技術,認為“能者多勞吃虧”,他總是教育他們“為鐵路新線建設,就要多學幾手”。
    馬六順的家在山西農村, 實行農業承包制以來,別人家的日子好過了,家家實現了“電氣化”,但老馬家里依然如故,春去秋來,老馬都是在鐵路新線建設上辛勤耕耘,卻顧不了這個家。1987年,老馬家里來信讓他回去春種,當時工地上施工生產緊張,他沒回去。秋天,家里來信催他回去秋收,正值公司黨委提出“大干四十天迎接初驗”,他又沒回去。初驗結束了,領導批了他的假,他給家里寫信,計劃讓家里人12月7日到車站去接,當時老馬正在焊接橋梁防震架,他白天、黑夜連續工作三天三夜沒休息,活干完了回家的日子也過了,家里親人到車站撲了空,來電報詢問原因,他又忙活著在撮鎮平交道口施工,他讓別人代寫一份家信說明原因,直到12月24日,合肥直通線全部完工才回家探親。別人問老馬“你參加工作幾十年,在家過了幾個春節?”老馬屈指算了算“只有四個”。
    馬六順就是這樣,年復一年,日復一日地默默奉獻著。這名工程施工一線的老工人為了祖國基本建設,貢獻出了自己全部的智慧和力量。(文稿整理:章 禎  王傳七)
上一篇:陳新勝:自學成才的起重能手
下一篇:中鐵四局省部級勞動模范、先進生產者名錄(二)
返回
集體婚禮

重走青藏線

第六屆企業文化節

農民工專題

集團網群
推薦閱讀
更多